大庆79岁“鸟奶奶”潘世杰:我跟鸟儿有个约定

20年买2400多斤小米每天喂鸟在小区里开办“鸟儿食堂”曾有小麻雀来家“串门”
大庆79岁“鸟奶奶”潘世杰:我跟鸟儿有个约定






79岁的退休教师潘世杰,一辈子都在看别人“展翅高飞”,以前是学生,现在是鸟儿。

在大庆市龙凤区乙烯805号楼,邻居们都亲切地叫她“鸟奶奶”,潘世杰每天早晨和中午下楼喂鸟,20年来,她不分寒暑,给鸟儿们喂了2400多斤小米。一个小小的善举,在漫长时光的催化下,变成一份沉甸甸的爱,喂饱了无数娇小可爱的生灵……不忍麻雀挨饿每天撒小米搬家后鸟群恋恋不舍盘旋

24日上午,记者走进大庆市乙烯805号楼。一进小区如同踏进“鸟语林”,清脆的鸟鸣声不绝于耳,一群小麻雀从树丛里探出头来,飞快地跳上了大树的梢头。

“门前这几棵树里藏着好多鸟儿呢,这不,一上午它们就吃了一大半的小米。”潘奶奶指着树丛里一个铺着小米的石头井盖笑道。

由于井盖位置较为隐蔽,四周草木茂盛,潘奶奶特意把这儿选为“鸟儿食堂”。每天早上5点40和中午11点半,她在井盖上均匀地撒上一层小米,有时候,潘奶奶刚转身还没走远,二三十只麻雀就急不可耐地飞下来觅食,最多的时候,有四十多只。

聊起喂鸟的事儿,潘奶奶回忆道,这要追溯到20年前的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当时她和老伴在公园里遛弯,一群鸟儿顶着寒风挨饿受冻,在光秃秃的公园假山上觅食。潘奶奶见了于心不忍,于是萌生了喂鸟的念头。她回家拿了些小米过来,洒在假山附近的石头上,第二天再来时,发现小米全被吃光了。此后,她和老伴每天遛弯时,都会随身带些小米。

潘奶奶不仅在公园里撒小米,还在自家楼下的空地上每天早上和中午喂鸟。渐渐地,鸟儿们记住了时间,一到饭点,就飞到附近的树上等候,叽叽喳喳地为老人唱一曲“饭前之歌”。后来,潘奶奶的家从卧里屯搬走了,她听住在那里的老邻居们说,刚搬走的那段时间,那边的鸟群很久都没有散去,每天在附近的树上恋恋不舍地盘旋,像是在等待它们的老朋友归来……

天越冷越要出门喂鸟冬天用手焐暖冻僵的鸟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可是,并不是每只鸟儿都能熬过漫长的寒冬,等来和煦的春风。大雪覆盖地面,鸟儿很难觅食,天气越冷,潘奶奶越要出门喂鸟。每到雪天,夫妻俩早上拿着大扫帚,先扫出一条通往“鸟儿食堂”的小路,然后扫去石头井盖上的积雪,撒上一层小米。

除了喂鸟,夫妻俩还救活过濒死的鸟儿。有一年初冬,天气很冷,潘奶奶站在窗前往楼下望,无意中发现楼下的一块空地上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动,她仔细看了半天,断定是一只麻雀在地上挣扎,她穿上衣服奔到楼下,来到空地上一看,地上有一只冻僵的麻雀已经奄奄一息了,便急忙把它带回家。到了家,潘奶奶发现这麻雀腹部和前胸结了一块冰,很可能是在附近的泡子里喝水时冻的。她连忙用手焐着小鸟,焐化了冰再用毛巾擦干湿羽毛,一直搂在怀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麻雀才慢慢恢复,待麻雀吃饱喝足后,潘奶奶打开窗户,高兴地看着它一下飞到6层楼那么高……

给鸟买最贵的小米

86岁老伴在阳台给鸟“放哨”

潘奶奶和老伴儿搬到哪里,“鸟儿食堂”就设在哪儿。潘奶奶的老伴名叫季新哲,今年86岁,也是一名退休教师,跟潘奶奶一样身体硬朗。每个月,季爷爷都从附近的早市背回家10斤小米喂鸟,20多年,已经花了上万元。

他感慨道:“我老伴儿心善,她平时很节俭,但每次买小米都买最贵最好的,人吃啥就给鸟吃啥,从来都不糊弄鸟。”据季爷爷讲,由于每个月都去买小米,跟卖家已经混得很熟了,听说是专门买来喂鸟的,卖家曾向他们推荐一种品质稍差的廉价小米,但被潘奶奶拒绝了,潘奶奶说:“鸟虽然不会说话,但很聪明的,不能欺骗它们,否则它们就不来了。”

潘奶奶回忆道,她以前每天原本在别的地方撒小米,吸引了很多鸟儿。有的邻居见了,也想帮忙喂鸟,但好心办了错事儿,他们把自家已经变红的劣质小米洒在喂食的地方,结果很多鸟儿再也不来了,潘奶奶只得再换一个地方喂鸟。

小区里有人养了一直大黑猫,以前总是躲在树丛里,趁着鸟儿觅食的时候蹿出来逮鸟。季爷爷像个哨兵一样,把自家的二楼阳台当成了岗楼,经常埋伏在那儿,只要见到猫,他就大喝一声,给鸟儿“通风报信”。

由于小区的鸟儿养得个个胖乎乎的,邻居们常逗二老,“瞧瞧,咱们小区的鸟都跟怀孕了似的。”去年,有个二十多岁的小伙“慕名而来”,拿着弹弓打算在“鸟儿食堂”打鸟,被季爷爷和潘奶奶的大嗓门给吓退了,“住手!你怎么能打鸟呢?!”吓得小伙灰溜溜地逃跑了。

每周走三里地喂喜鹊曾有小麻雀来家“串门”

潘奶奶不仅喂家门口的鸟,每周还步行3里地,亲自带着一袋大碴子去林子里喂喜鹊。潘奶奶的儿子佩服二老的坚持,他对记者说:“这么多年了,在喂鸟这件事上,我爸妈真的很有毅力。”为了每天给鸟儿们“送饭”,潘奶奶很少出远门,偶尔迫不得已需要外出几天,她会在家里备好小米,提前跟住在附近的儿女打好招呼,叮嘱他们轮流回家喂鸟。

喂鸟虽然麻烦,但老两口乐此不疲。他们的付出,也赢得了鸟儿们的信赖。潘奶奶发现,走在院子里,鸟儿见到其他人都呼啦啦地受惊飞走,而她脚边常有几只小鸟跳来跳去,似乎并不害怕。让她最惊喜的是,有一回,她在厨房做饭时,发现自家的阳台筐上,落了两只黄嘴丫还没褪的小麻雀,探头探脑地往屋里瞧,像是来串门的,潘奶奶来到它们跟前,它们对望着,一点儿也不害怕,让她忍不住感慨“万物有灵”。

潘奶奶爱鸟,但她不喜欢笼中鸟,她爱这些自由飞翔的小麻雀,虽不金贵,但生命力顽强,在她眼中,它们是“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值得人们好好呵护”。天气一天天转凉了,两位老人依然每天下楼喂鸟,潘奶奶说,她和老伴会这样一直喂下去,这是他们和鸟儿的一个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