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79歲“鳥奶奶”潘世杰:我跟鳥兒有個約定

20年買2400多斤小米每天喂鳥在小區里開辦“鳥兒食堂”曾有小麻雀來家“串門”
大慶79歲“鳥奶奶”潘世杰:我跟鳥兒有個約定






79歲的退休教師潘世杰,一輩子都在看別人“展翅高飛”,以前是學生,現在是鳥兒。

在大慶市龍鳳區乙烯805號樓,鄰居們都親切地叫她“鳥奶奶”,潘世杰每天早晨和中午下樓喂鳥,20年來,她不分寒暑,給鳥兒們喂了2400多斤小米。一個小小的善舉,在漫長時光的催化下,變成一份沉甸甸的愛,喂飽了無數嬌小可愛的生靈……不忍麻雀挨餓每天撒小米搬家后鳥群戀戀不舍盤旋

24日上午,記者走進大慶市乙烯805號樓。一進小區如同踏進“鳥語林”,清脆的鳥鳴聲不絕于耳,一群小麻雀從樹叢里探出頭來,飛快地跳上了大樹的梢頭。

“門前這幾棵樹里藏著好多鳥兒呢,這不,一上午它們就吃了一大半的小米。”潘奶奶指著樹叢里一個鋪著小米的石頭井蓋笑道。

由于井蓋位置較為隱蔽,四周草木茂盛,潘奶奶特意把這兒選為“鳥兒食堂”。每天早上5點40和中午11點半,她在井蓋上均勻地撒上一層小米,有時候,潘奶奶剛轉身還沒走遠,二三十只麻雀就急不可耐地飛下來覓食,最多的時候,有四十多只。

聊起喂鳥的事兒,潘奶奶回憶道,這要追溯到20年前的一個大雪紛飛的冬日。當時她和老伴在公園里遛彎,一群鳥兒頂著寒風挨餓受凍,在光禿禿的公園假山上覓食。潘奶奶見了于心不忍,于是萌生了喂鳥的念頭。她回家拿了些小米過來,灑在假山附近的石頭上,第二天再來時,發現小米全被吃光了。此后,她和老伴每天遛彎時,都會隨身帶些小米。

潘奶奶不僅在公園里撒小米,還在自家樓下的空地上每天早上和中午喂鳥。漸漸地,鳥兒們記住了時間,一到飯點,就飛到附近的樹上等候,嘰嘰喳喳地為老人唱一曲“飯前之歌”。后來,潘奶奶的家從臥里屯搬走了,她聽住在那里的老鄰居們說,剛搬走的那段時間,那邊的鳥群很久都沒有散去,每天在附近的樹上戀戀不舍地盤旋,像是在等待它們的老朋友歸來……

天越冷越要出門喂鳥冬天用手焐暖凍僵的鳥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可是,并不是每只鳥兒都能熬過漫長的寒冬,等來和煦的春風。大雪覆蓋地面,鳥兒很難覓食,天氣越冷,潘奶奶越要出門喂鳥。每到雪天,夫妻倆早上拿著大掃帚,先掃出一條通往“鳥兒食堂”的小路,然后掃去石頭井蓋上的積雪,撒上一層小米。

除了喂鳥,夫妻倆還救活過瀕死的鳥兒。有一年初冬,天氣很冷,潘奶奶站在窗前往樓下望,無意中發現樓下的一塊空地上好像有個什么東西在動,她仔細看了半天,斷定是一只麻雀在地上掙扎,她穿上衣服奔到樓下,來到空地上一看,地上有一只凍僵的麻雀已經奄奄一息了,便急忙把它帶回家。到了家,潘奶奶發現這麻雀腹部和前胸結了一塊冰,很可能是在附近的泡子里喝水時凍的。她連忙用手焐著小鳥,焐化了冰再用毛巾擦干濕羽毛,一直摟在懷里,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麻雀才慢慢恢復,待麻雀吃飽喝足后,潘奶奶打開窗戶,高興地看著它一下飛到6層樓那么高……

給鳥買最貴的小米

86歲老伴在陽臺給鳥“放哨”

潘奶奶和老伴兒搬到哪里,“鳥兒食堂”就設在哪兒。潘奶奶的老伴名叫季新哲,今年86歲,也是一名退休教師,跟潘奶奶一樣身體硬朗。每個月,季爺爺都從附近的早市背回家10斤小米喂鳥,20多年,已經花了上萬元。

他感慨道:“我老伴兒心善,她平時很節儉,但每次買小米都買最貴最好的,人吃啥就給鳥吃啥,從來都不糊弄鳥。”據季爺爺講,由于每個月都去買小米,跟賣家已經混得很熟了,聽說是專門買來喂鳥的,賣家曾向他們推薦一種品質稍差的廉價小米,但被潘奶奶拒絕了,潘奶奶說:“鳥雖然不會說話,但很聰明的,不能欺騙它們,否則它們就不來了。”

潘奶奶回憶道,她以前每天原本在別的地方撒小米,吸引了很多鳥兒。有的鄰居見了,也想幫忙喂鳥,但好心辦了錯事兒,他們把自家已經變紅的劣質小米灑在喂食的地方,結果很多鳥兒再也不來了,潘奶奶只得再換一個地方喂鳥。

小區里有人養了一直大黑貓,以前總是躲在樹叢里,趁著鳥兒覓食的時候躥出來逮鳥。季爺爺像個哨兵一樣,把自家的二樓陽臺當成了崗樓,經常埋伏在那兒,只要見到貓,他就大喝一聲,給鳥兒“通風報信”。

由于小區的鳥兒養得個個胖乎乎的,鄰居們常逗二老,“瞧瞧,咱們小區的鳥都跟懷孕了似的。”去年,有個二十多歲的小伙“慕名而來”,拿著彈弓打算在“鳥兒食堂”打鳥,被季爺爺和潘奶奶的大嗓門給嚇退了,“住手!你怎么能打鳥呢?!”嚇得小伙灰溜溜地逃跑了。

每周走三里地喂喜鵲曾有小麻雀來家“串門”

潘奶奶不僅喂家門口的鳥,每周還步行3里地,親自帶著一袋大碴子去林子里喂喜鵲。潘奶奶的兒子佩服二老的堅持,他對記者說:“這么多年了,在喂鳥這件事上,我爸媽真的很有毅力。”為了每天給鳥兒們“送飯”,潘奶奶很少出遠門,偶爾迫不得已需要外出幾天,她會在家里備好小米,提前跟住在附近的兒女打好招呼,叮囑他們輪流回家喂鳥。

喂鳥雖然麻煩,但老兩口樂此不疲。他們的付出,也贏得了鳥兒們的信賴。潘奶奶發現,走在院子里,鳥兒見到其他人都呼啦啦地受驚飛走,而她腳邊常有幾只小鳥跳來跳去,似乎并不害怕。讓她最驚喜的是,有一回,她在廚房做飯時,發現自家的陽臺筐上,落了兩只黃嘴丫還沒褪的小麻雀,探頭探腦地往屋里瞧,像是來串門的,潘奶奶來到它們跟前,它們對望著,一點兒也不害怕,讓她忍不住感慨“萬物有靈”。

潘奶奶愛鳥,但她不喜歡籠中鳥,她愛這些自由飛翔的小麻雀,雖不金貴,但生命力頑強,在她眼中,它們是“一個個鮮活的小生命,值得人們好好呵護”。天氣一天天轉涼了,兩位老人依然每天下樓喂鳥,潘奶奶說,她和老伴會這樣一直喂下去,這是他們和鳥兒的一個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