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老師:你的美麗永不凋零

當年的解放軍校外輔導員專程從千里之外來哈只為一場遲到39年的祭奠
尹老師:你的美麗永不凋零

祭奠

尹兆君生前照片

當年雙城鎮第十小學1976屆五年二班的畢業留念,尹兆君老師(二排左數第四位)、劉瑜(二排左數第五位)輔導員與學生們合影。

劉瑜與當時雙城鎮第十小學1976屆五年三班班主任趙福杰老師(后排左數第三位)及五年二班的學生們合影。本版圖片均由采訪對象提供

楊桐波生活報記者張立

師恩如無聲的春雨,不知不覺中滋潤著我們的心靈,灑下一顆顆愛的種子。在哈爾濱市雙城區,曾有這樣一位平凡的女教師尹兆君,她在工作中用無聲的愛滋潤著她的學生,更感染了周圍的人。在這位女教師去世39年后,今年8月的一天,當年這個班的解放軍校外輔導員劉瑜專程從千里之外的大連來到哈爾濱,來到這位教師的墓前,和十余名學生一同祭奠這位老師,實現了他39年的夙愿。“您是我一生中最敬仰的人。”他們之間有著怎樣的感人故事,在教師節前夕,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第一次讓我在課堂上開了口”

這位女教師叫尹兆君,當時是雙城鎮第十小學的一名普通教師,從一年級到五年級她一直擔任1976屆五年二班的班主任,同時,她還兼任學校大隊輔導員。如今時隔四十余年,談到尹老師,學生們的第一印象仍是端莊、美麗、善良、文靜。“尹老師的課教得生動活潑,我們學生都非常喜歡,那個年代沒有單獨的美術音樂老師,而尹老師多才多藝,教我們畫畫、唱歌,去田間看各種植物,她教學的內容有趣,班里的同學們都特別喜歡這位女教師。”學生李志強對記者說。

尹老師的愛也感染了此時來到該班擔任輔導員的解放軍戰士劉瑜。“我當時是解放軍駐雙城某炮兵團的戰士,1974年至1976年7月,我被分配到雙城鎮第十小學尹兆君老師所帶的班擔任校外輔導員,日常給孩子們做德育講座。”劉瑜記憶最深的是,剛到學校的第一堂課,從部隊訓練場到學校的課堂,他感覺膽怯和害羞。“雖然提前好多天就進行了準備,但當我走上講臺那一刻,就什么都想不起來了,大腦空白,話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臉也憋得紅起來。時間停頓了幾分鐘,當時課堂上一片沉靜,但尹老師的舉動緩和了我的情緒,她親自把一杯白開水遞到我的手上,并組織孩子和我聊天,隨后我的心情放松了,也慢慢開口講課了,講到高潮的地方,尹老師還帶頭給我鼓掌。”劉瑜告訴記者,他那個年代書讀得少,對老師也沒什么印象,第一次與尹老師的見面給了他溫暖,也讓他對老師有了崇敬之情。

無私和大愛讓孩子們覺得老師比媽媽親

在與尹老師的相處中,她對學生們那細微、無私的愛,讓劉瑜感觸頗深。“39年了,離開學校后,尹老師的一些為人處事的做法,一直在日后影響著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擔任輔導員期間,因為部隊訓練忙,劉瑜有時利用每個周日上午,去給這個班學生上課,講雷鋒的故事、雷鋒日記、少年小英雄的故事等。“每次去上課,我總能碰見尹老師,我都很不好意,尹老師放棄自己的休息日到學校陪同。后來我才知道,無論冬天、夏天,她周末幾乎都來學校,無私陪伴孩子們,家長有事無人看管的孩子也都可以在周末送來學校,她在學校陪著他們學習和做游戲。”劉瑜說,“尹老師的做法感動了我,我有空的時候也來看孩子們,帶給他們一些文具。”

“尹老師的愛值得我們終身銘記,這次聽說當年的校外輔導員老師來祭奠尹老師,我們幾位同學都自發從外地趕回哈市,當年她陪伴我們,像媽媽一樣,現在我們也來陪陪她。”提到尹老師的無私和大愛,學生于波至今銘記心中,“那個年代物資緊張,尹老師還是會帶一些點心和糖果給我們。有一次,尹老師把僅有的幾張糧票都買了糕點帶來學校,可她一口都沒吃,還跟我們說,她牙疼不能吃甜食。”

授課方式別具一格培養孩子堅強意志

尹老師無私的愛感染了劉瑜和學生們,采訪中他們也向記者表示,尹老師是他們人生第一位老師,可以說給了他們人生的第一盞明燈,塑造了他們高尚的品格。以至于在以后的人生中遇到一些事情、問題時,他們仍然會想到老師對他們的愛,所以在一些社會救助活動中,他們都會去回饋社會,將愛心傳遞下去。

“除了學習,尹老師還很關注學生的成長,課余時間她經常去學生家家訪。一次,我和她一起去一位學生家

中家訪,那個學生好幾天都沒來上課,家長說如果孩子不愿意學,不行就不上了,可是尹老師覺得這個孩子平時挺乖巧,學習成績也不錯,不應該不愿意上學。于是,尹老師等到很晚終于等到這個孩子回家,談心后得知孩子是因為衣服太破了,縫了好多補丁,怕同學笑話,才羞于去學校,而父母又不給買新衣服。隨后,尹老師回到家連夜用自己的衣服改了一件衣服一早送到了孩子家。”劉瑜告訴記者,“尹老師的授課方式很特別,不但教授數學、語文知識,更潛移默化地培養孩子的性格,她總是鼓勵我創新一些課外輔導方式來增強孩子的國防意識,讓我將課堂設在樹林里,讓孩子能更有興趣。”

“我記得當年輔導員和尹老師,組織了很多沒見過的活動,比如我們在操場上舉行歌詠比賽、去田間徒步拉練、農忙時比賽干農活,潛移默化地培養我們堅強的意志品質。”學生盧亞娟對記者說。而對于尹老師對學生們品格的塑造,當年她的同事趙福杰老師表示:“尹老師教二班,我教三班,她班的活動多、趣味性強,讓我們班的同學都很羨慕,有時我跟她商量著把我們班也帶上一起活動。我記得當年尹老師所帶的班級被評為學校優秀班級,而尹老師也獲得了雙城鎮優秀教師稱號,這個獎項在當時是很高規格的獎項,幾乎一個鎮里才評選幾個。”

老師30歲因病去世39年后終完成祭奠夙愿

采訪中劉瑜告訴記者,當輔導員也讓他提高了自己的學習能力、演講能力、組織能力和文字能力,1976年下半年,被提拔為軍官,不再擔任學校輔導員,但尹老師仍是他一生銘記的恩師。“1980年10月9日,尹兆君老師因病不幸去世,年僅30歲,當時她的孩子還不到兩歲。而此前一年,我已被借調到駐哈爾濱某軍政治處,十分遺憾,沒能趕回去送尹老師最后一程。后來得知消息,也聯系不上尹老師的家人,而這成了我的一個未了心愿,一定要去祭奠尹老師。”

采訪中特意回哈爾濱祭奠尹老師的幾位學生也向記者表示,尹老師是他們成長路上的第一位恩師,他們的成長離不開尹老師的教誨。后來也因為學業而沒能回來祭奠老師,這也成為他們心中的遺憾。

幾年前,劉瑜經過聯絡,找到了當年尹老師班級的學生,并輾轉聯系到尹老師的家屬,他們要去完成遲到的祭奠,去看看敬愛的尹老師。在教師節前夕,伴著細雨綿綿,在尹老師兒子東雷的陪同下,劉瑜和當年五年二班學生李志強、于波、盧亞娟等11人,還有當年五年三班班主任趙福杰老師,一起來到雙城區元德園公墓,向敬愛的尹老師獻花。

在墓地,劉瑜流著淚說:“尹老師,您是我一生中最敬仰的人,到您的墳前祭祀,是我幾十年前的心愿。尊敬的尹老師,請您原諒我們遲到的祭拜!”

現場劉瑜還恭讀了他撰寫的祭文,表達了對尹老師的感謝、敬意和懷念之情,愿這位老師在天堂一切安好。